李彦宏一头扎进元宇宙的孤勇

1.2021年12月27日,百度Create 2021(百度AI开发者大会)在“希壤”App召开。希壤是百度发布的国内首个元宇宙产品,百度表示,发布会当天可同时容纳10万观众同屏互动。

2.不得不说,百度此举勇气可嘉,上线一个多月的希壤,和元宇宙相去甚远,无论画质、人物还是操作体验,都谈不上尽如人意。

难怪元宇宙概念一出来,都是游戏开发商在欢呼雀跃,打造一个美轮美奂、操作人性化、交互顺畅的虚拟世界,的确是游戏公司的长项。

不过,仅以希壤的“成色”来评判百度在元宇宙时代的地位,又显然是不客观的。回顾百度最近10年的发展历程,尽管错失了移动互联网的第一波“船票”,但李彦宏在更多地方展现出的依然是前瞻性,比如框计算,比如All In AI。

敢在Appstore中评分只有2.3的希壤里开10万人大会,百度或许呈现的是一种姿态,一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孤勇,正如当初一头扎进AI里。

百度底气或许是“百度大脑”。作为百度AI技术积累和产业实践的集大成者,百度电脑包括飞桨深度学习平台、昆仑芯片以及语音、视觉、知识图谱、自然语言处理等核心AI技术和平台,拥有近1400项AI开放能力,日调用量突破1万亿次。

站在“百度大脑”的角度来看希壤,它更像是百度的示范园和开发者的试验田。百度既可以将自己的AI底层技术应用化后,呈现给使用者,也可以让这里成为开发者们的社交场所,毕竟在第一个提出“元宇宙”概念的科幻小说《雪崩》中,Metaverse(元宇宙)原本也只是极客们自己开发着玩的虚拟世界。

但在我看来,希壤更应该成为开发者们想象力落地的空间,当一个虚拟世界越来越像真实世界,那每一个在希壤里的试验,都可能成为改变线下生活的一次演练。

当然,对于当前的希壤而言,这些都只是看起来美好的愿景,至少在产品形态上,它远不能承接起打造一个“元宇宙平台”这样的宏伟目标,百度到游戏公司挖挖墙脚还是很有必要的。

抛开还处于概念阶段的希壤,百度在此次AI开发者大会上透露出的几点信息还是比较关键的。

一是百度飞桨平台可以支持开发者自行便捷、高效地开发深度学习模型。尤其在科学计算API方面,百度飞桨支持量子计算、生命科学、计算流体力学、分子动力学等应用。

事实上,AI赋能这些对算力有极高要求的基础科学领域,非常值得关注。以往只有少数科研机构有能力进行科研课题,但即便这些机构,也面临跨界人才匮乏的困境,既懂专业又懂AI,还能耐得住寂寞的科研人才,凤毛麟角。但在飞桨平台上,只要拥有一些最基本的电脑操作基础,有一定文字理解能力,哪怕对算法一无所知,也能通过飞桨来设计和生成AI模型。

和AI为传统产业赋能相比,百度大脑在基础研究领域的布局,展现的是一家技术公司先天基因中对星辰大海的向往。

本届Create 2021上,李彦宏与天体化学与中国月球探测工程首任首席科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欧阳自远的一番对话,某种程度上,是和同为山西阳泉老乡的刘慈欣仰望了同一片星空,“人类努力举起文明的火把,通过自己打造的科学技术能力,冲向浩瀚的宇宙,最终就是为了证明自己在这个宇宙间不再孤独”。

一向被称为“国内自动驾驶黄埔军校”的百度,终于在2021年进入实质造车环节,2021年3月2日,百度和吉利的合资公司集度正式成立,开始独立造车。李彦宏将未来无人驾驶的汽车称为“汽车机器人”,据他透露,集度的汽车机器人目前已经进入simu car(软件集成模拟样车)的智能驾驶和智能座舱开发阶段,预计2022年上半年将公布首款概念车,并在2023年量产交付首款汽车机器人。

对未来充满乐观,是李彦宏此次演讲给人最大的感受。李彦宏判断,有了聪明的车和智慧的路,5年之内中国的一线城市将不再需要限购和限行;10年之内,基本上拥堵问题就可以解决。

这个预言应是基于目前百度在智能交通领域的探索。比如百度部署在亦庄全域300多个路口的AIR智能道路系统,拥有和百度Apollo技术同源的感知、决策与控制能力。百度通过结合图神经网络的仿真发现,假如一个城市全部路口都实现了智能化和城市级的区域信控优化,能够提升15%-30%通行效率。

只是交通拥堵问题,往往并不仅仅是技术问题,城市之所以被称为有机体,是因为有其自行发展和非客观因素的影响。李彦宏的乐观,可以看作是一名工程师的美好愿景,但能否实现,决定权并不一定在百度手里。

但无论如何,对于始终坚持“以科技改变世界”“让复杂世界变得更简单”的百度,在AI上的投入和坚决,值得期待。2021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百度总营收319亿元,研发费用支出62亿元,同比增长35%,研发成本占比19.43%。如此高的研发投入占比,可并肩的只有华为,2021年华为总营收6340亿元,其中研发经费为1240亿元,占比19.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