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到底“卷”得有多严重?

现在各行各业都“内卷”,篮球也不例外,CBA注册期截止,打开名单一看便知。

北京时间8月31日下午17点,是新赛季的注册截止期。理论上,过了这个时限没有注册上的球员,不能打新赛季的比赛。但因为国家队球员漂泊在外一个多月,为国征战,有家不能回,所以俱乐部有权为他们进行“预注册”,如果没有合同纠纷,这些球员可以视作都已经注册上了。

在讨论周琦和郭艾伦之前,我们可以看一下新赛季整体注册情况,其中一个突出的特点,是多达45名青训系统出来的年轻人升入一队,这在历年的注册中算比较多的一次。

以每个队注册18人为基数,有的多一两个两三个,有的少两个,其中7支球队注册了18人,天津、四川和福建注册了21人,浙江和新疆各20人。最少的是吉林、北控和北京首钢,各注册了16人。这样,全部20支球队共注册(含预注册)366人,其中来自各队青训系统的45人占12.3%。

这还没有算18名青训系统以外的新面孔。今年注册的年轻球员中,有12人来自国内的CUBA系统,占3.3%。加盟广州的王泉泽有青训身份,但他实际上是在美国的高中和大学打出来的,上海队的李弘权情况相似,而曾凡博由北京首钢的青训系统送到美国上学,他的成长环境是美国高中和NBA的发展联盟。最后,还有3人虽然通过选秀获得合同,但他们来自中国的次级联赛NBL。把这18人和青年队的45人加起来,今年的新面孔达到63人,占全部岗位的17.2%。

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呢?可以对比NBA。通常每年有30名首轮新秀和一半的次轮新秀能获得合同,假设也是45人,而30个球队以15+2的人数报名,共510个岗位,那么新秀约占8.8%,从比例来看只有CBA的一半。当然,NBA每年会有不少非选秀球员进进出出,但就合同的保障性来说,现在的NBA比CBA牢靠一些。

到目前为止,NBA有49名球员更换了球队,同样以510个工作岗位来计算,NBA的换岗率是9.6%。CBA今年共有34名球员更换了球队,有个别是“回原单位”,比如朱荣振从辽宁回山东,李英博从福建回广东,袁堂文从上海回四川,但大部分是通过自由球员签约或交易,拿到了新的合同,这34人的换岗率为9.3%,与NBA差不多。

但比例相当也不能说CBA获得了足够大的流动性,众所周知的周琦和郭艾伦事件,表明“顶薪锁死”这个独一无二的政策,让头部球员流动非常困难。事实上今年真正意义上“换队”名气最大又在当打之年的是高诗岩,他辽宁队的青训产品,作为“交换生”在两年后获得了山东队的永久身份,当初与他交换的朱荣振也回了山东,可见体育局之间的关系非常重要。

周鹏资历最老,在广东队功勋卓著,这一次换队去了深圳引起轰动。在高水平运动员人数有限的情况下,周鹏体现了特定历史时期的“挤出效应”,因为疫情三年都是赛会制,各队少了票房收入,普遍入不敷出,都想收紧裤腰带过紧日子。

广东队曾是CBA经营最好的队伍,没有之一,他们有成绩、有票房、有赞助和政府的奖金,但疫情三年后,以广东队为代表的民企俱乐部日子难过。现在大多数球队只能靠联盟的分红惨淡度日,可是锅里少了,碗里也不会多。

最近两届中国国青队,有一些达到了日历年18岁的标准,纷纷进入一队,这其中有广厦的续峻玮和冯洺臻、江苏的刘泽希、同曦的林葳、深圳的刘礼嘉、四川的肖傈仁、福建的曾凌炫和翁金郎等。

俱乐部需要新鲜血液,这么多青年队员同时上调一队,虽然不一定第一年就能获得很长时间,但他们身上有足够多的“新秀红利”,其中的佼佼者会给前辈带来极大的压力。

青岛队是其中非常典型的代表,这次在注册表上出现9张新面孔,至少有7个老面孔消失:他们用队长王庆明和广厦换了赵嘉义和纪卓,一口气上调4名青年队员,又从大学里挑了两个,老队员中,许家晗和赵大鹏退役,赵泰隆和张聘宇出去试训找工作,李原宇加盟了宁波,高世鳌被换到天津。这样,整体年龄结构一下子由平均30多岁降到20多岁,青岛队请来刘维伟,准备打造浙江队那样的铁血之师。

前些年CBA强制要求各队建立青训体系,至少要有二队和三队,目前有了一点成效。青岛队还准备建立完整的拥有5支青年队的体系,目前已经有了4支,在西海岸的那个有着8片球场的青训基地,即将完工。

CBA总共366个工作岗位,在底部是青训球员的大量涌入,在顶部是限薪政策和顶薪锁死,这就是“挤压效应”产生的原因。头部球员寻求改变而不得,把周琦“挤”到了澳大利亚,下一站是哪里还未知,郭艾伦公开提出离队要求,但目前只有体育局跟他的团队谈了一次,俱乐部没有跟他们接触过。广东队的赵睿到最后一刻,选择了C类续签一年,既是个人的缓冲,也能在广东队的过渡期帮一把。

然而更多的腰部甚至底部球员面临失去打球的机会,在CBA联盟的官网上有一份自由球员名单,截止到8月31日最后的注册时间,仍有32人高挂其上。这份名单并不包括那些转战超三联赛的,那是一个新兴的联赛,保证你有打球机会,仍然是职业球员。还有一些像刘晓宇、朱松玮、刘传兴、鞠明欣、郑祺龙、司坤、宋建骅等新老球员,投身到香港的湾区翼龙队打东超。

从趋势上看,能打高水平篮球(CUBA和CBA)的青年球员会越来越多,这得益于CBA前些年对青训的硬性要求,以及当时中国篮球环境的火爆。竞争激烈,有助于中国篮球水平的提高,可是最近三年疫情对联赛的严重打击,让这种竞争显得过于残酷,而联赛水平的本质提高,决非朝夕能实现。

新的赛季还有一个多月就要开始,暂定第一阶段仍是赛会制,这是无奈的现实。只盼来年春暖花开、季后赛激烈开始之际,球迷能入场为自己的球队加油,CBA也可以重新步入正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