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坛夏季转会窗关闭英超烧钱22亿欧元等于其他联赛总和

2017年夏窗的17亿英镑投入,早已被打破——2022年夏窗,英超20个俱乐部,整体投入已经超过21.98亿欧元。

而在欧洲整个夏窗转会排名中,英超有14支球队转会支出排名前20,曼联、切尔西、西汉姆联、诺丁汉森林、纽卡斯尔、热刺包揽前6,布伦特福德花的钱比拜仁都多。

欧洲职业足球联赛,前五家向来被定义为“五大联赛”。然而在英超越来越强的购买力、以及全球影响力扩张势头下,法甲基本上变成了英超的“培训联赛”(feeder league,《队报》评论)。

意甲购买力大幅缩水,早已落后于西甲、德甲;德甲虽然内部健康,然而市场模式上,只能不断借鉴英超。

西甲还有皇马、巴萨,这两家能和英超豪门购买力抗衡,甚至顶级球星吸引力上,要胜过英超诸强队。

只是巴萨透支未来的做法,也让很多观察者怀疑其长久健康程度。而皇马这几年转向收购青年才俊的做法,也不再是“银河舰队”的奢华狂放。

普拉蒂尼主政欧足联期间,制约英超的根本动机,是希望看到足球在全欧洲范围内均衡发展,未必是他个人对英国足球多么反感。

但时过境迁,欧足联的一系列做法,包括俱乐部财务公平竞争政策(FFP),并没能限制英超。疫情之下,英超反倒更加强势。

2022年夏窗,英超的转会市场投入,比其他四大欧洲联赛的整体集合投入还要更高。这种足球市场严重失衡的态势出现,“限制英超”必将会成为欧足联以及其他各大联赛合力的行为。

普拉蒂尼时代的FFP,在2023年会发生政策性调整,本质上还将放宽对顶级豪门的约束。

新一版FFP,会原则上约束各俱乐部每个财年投入到球员薪资、转会费和经纪人费用上的总成本,不能超出俱乐部收入的70%。

不过俱乐部销售球员获取的收入,可以自由支配。以往这条红线,设定在俱乐部总收入的50%。

FFP这一波调整,几乎无法动摇英超的强势,因为英超购买力的不断增强,建立在英超收入远超其他联赛的基础上,核心竞争力是英超版权销售的成功。

英超方面,倒是会建立起自己的FFP体系,基本和欧足联同步,而且对于能参加欧战的俱乐部,约束尺度可能还高于70%,但这还处在英超俱乐部筹划讨论过程中。

英格兰足球真正的隐忧,是英超无比繁荣,而下三级联赛的俱乐部、特别是英超之下的英冠,为了挤进英超分大蛋糕,有着太多疯狂赌博式投入的危险案例。

不少英冠俱乐部,在转会买人以及薪资投入上,总额早已超过俱乐部所有收入,这显然不是健康运营俱乐部的方式。

欧足联想限制英超,尝试过的FFP已经失败。他们用罚款、罚分甚至取消欧战资格的方式,并没有起到理想效果:

要制裁曼城,曼城却能雇佣到全欧洲最顶级的律师团,直接打赢和欧足联的官司,这充分说明欧足联对各联赛约束力有限。

职业体育市场,不可能长期如此失衡,即便人才的流动,往往会和资金的流动同方向。瞠乎其后的四大联赛迎头赶上,是形成新平衡的仅有出路。

竞技场上,于欧战中对英超球队取得更好成绩,才能获得更好的全球化市场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