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15头北迁野象临近昆明 专家给出方案劝返象群

5月29日晚,象群进入玉溪市红塔区境内。目前,距离昆明市晋宁区不足50公里,距昆明城区约100公里。

2020年3月,16头野象从西双版纳州进入普洱市并一直北上。2020年12月,象群在普洱生下一头象宝宝,数量变成17头。2021年4月16日,17头野象进入玉溪元江县。4月24日,2头大象返回普洱墨江县,象群变成15头。5月16日,15头亚洲象到达红河石屏县。5月24日,一头亚洲象落单,另外14头进入玉溪市峨山县。5月25日,落单亚洲象跟上队伍,全部15只亚洲象集体在玉溪市峨山县境内。5月29日21时,在玉溪市峨山县逗留6天的亚洲象群进入玉溪市红塔区境内。30日中午,野象群进入大湾村附近。

亚洲象是亚洲现存最大的陆生野生动物,在我国主要分布在云南西双版纳、普洱、临沧3个州市,数量约300头。野生亚洲象具有较强的攻击性,专家呼吁相关区域群众听从指挥,及时掌握监测预警信息,合理安排劳作、出行时间,避免与亚洲象正面接触,切勿围观挑逗。

在这次大象北迁的过程中,我们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象群曾出现在酒厂附近,并喜欢玩儿村民家中的酒缸塞子。那么大象为什么对酒感兴趣呢?专家解释说,在去年的一项研究中发现,其实大象是不善于喝酒的。一直以来大象都有爱吃水果的习性,发酵的水果会产生乙醇,一定浓度的乙醇发酵出来的气味就会让吃水果的生物闻到,能够帮助它去寻找食物。所以大象喝酒的行为表现,从根本上来讲它是在寻找水果,再加上酒是液体,大象会觉得这是个很好的补充水的途径。

根据玉溪发布数据显示,自这个亚洲象群4月16日从普洱市墨江县迁徙至玉溪市元江县以来,截至5月27日,40余天时间里,该象群在元江县、石屏县共肇事412起,直接破坏农作物达842亩,初步估计直接经济损失近680万元,严重影响当地群众的正常生活生产秩序。为了防止损失进一步扩大,更为了避免人象冲突,我们能不能参考前段时间野生东北虎进村一事,将整个象群麻醉后运往栖息地呢?

中科院动物所国家动物博物馆副馆长 张劲硕:从技术和理论上来讲,我们通过麻醉把象群运回是可行的。据我了解,在云南省的自然保护区里,在救助救护大象时也曾采取麻醉的技术,然后进行运输。但现在情况比较特殊,这是有15只大象的象群。过去可能是麻醉一两只,但是没有麻醉过这么大的象群,而且其中还有些小象,小象进行麻醉的时候,可能象群中的其他个体会出现愤怒等特殊的反应,所以象群麻醉还是有一定难度的。

目前,这群亚洲象活动区域距离云南省会昆明仅100多公里。后续它们会继续北迁还是掉头返回呢?张劲硕判断,这群亚洲象它肯定应该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栖息地,所以它还在往北上或者说是在不同的方向在不断的寻找。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它还是在迁移。那么一个好的栖息地应该是什么样子呢?首先来讲应该有大片的原始森林,有足够多的食物适合它来生存,无论是草或者树叶或者是果实,这些呢能够让他们得以食用。那么另外的话没有太大的人为的干扰,因为如果说虽然有森林或者说森林周围太多的村庄、太多的人,这样的话人为的干扰对它来讲也还是受到很大影响的,所以的话它们也是在寻求更好的栖息环境。

象群数量众多,麻醉的方式对于大象的生命安全具有一定危险性,但如果任由象群继续北迁,同样对象、对人都极具风险。29日晚,国家林草局派出5名专家到红塔区安哨指挥部共同商讨应对象群北迁相关措施。专家组经综合分析,初步决定31日将在昆明举行发布会。那么,专家们究竟会如何劝返象群呢?

云南大学生态与环境学院教授 陈明勇:预案里主要采取以下方法,一个是在关键地段设置脉冲式电围栏,对亚洲象的行进方向进行适当的校正,这种电围栏对亚洲象来说是很安全的;另外,采取食物引导的方式,引导、诱导象群往普洱、版纳方向移动,这些措施现在正在实施。同时,对象群经过的沿线居民进行疏散,确保人员安全。在北面和东北面对亚洲象群进行封堵,放开西面和西南面,调整象群行进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