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货币和元宇宙叠加概念股拉卡拉多层“光环”下的隐患

近期,受数字货人民币与元宇宙的热度影响,拉卡拉300773)股价进一步的走强。截止1月17日收盘,拉卡拉涨8.56%,报30.30元。

在前不久,北京市政协十三届五次会议上,拉卡拉集团董事长孙陶然,对于“元宇宙”,提出两个议案,分别是《关于抢占“元宇宙”发展先机,打造首都经济增长新引擎的建议》和《关于将首钢园建设成为北京“元宇宙”发展试点产业园的建议》。

议案指出,对于元宇宙发展,政府应允许有产业基础、业务背景、国际化的优势企业先行先试,并从产业政策、政府项目、扶持资金上支持这些企业进行技术创新、产品研发、场景建设等方面的探索尝试。

值得关注的是,近年来,拉卡拉屡屡与区块链、金融科技、华为概念、元宇宙、数字人民币等各类热门概念结合。作为元宇宙和数字货币叠加概念股,拉卡拉的“光环”一直在资本市场闪闪发光。

然而,在拉卡拉概念背后,却存在着各类的隐患。根据2021年三季报显示,截至9月30日,拉卡拉实现前三季度营收49.39亿元,同比增长19.88%;归母净利润8.56亿元,同比增长16.41%;实现支付业务收入43.94亿元,同比增长26%。

从表面上看,拉卡拉的业绩表现比较亮眼,但从拉卡拉2019年与2020年多年的年报监管问询函中,可以明显地看出拉卡拉内在问题:在商户增长情况下,支付业务收入已经出现扩张放缓,增收不增利情况。

2019年问询指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 48.99 亿元,同比下降 13.73%,其中支付业务实现收入 43.46 亿元,同比下降 16.74%。

2020年问询指出,2018-2020年,公司支付业务收入分别为52.2亿元、43.46 亿元、46.65 亿元,占公司收入比例分别为 91.92%、88.71%、83.95%,收入占比呈连年下降趋势。同时,公司的营业成本也同比增加了20.57%,达到32.83亿元。

同时,拉卡拉净利润增速也开始放缓,2019年至2021年三季度,拉卡拉净利润分别为8.17亿、9.40亿以及8.57亿,同比增速分别为34.72%、15.01%以及15.82%。

在第三方支付市场激烈的竞争,C端客户被支付宝、微信所掌握。在B端又有百度、平安等众多对手竞争,小贷业务因监管问题受阻,原有的“投资-流量-变现”的故事已经难以持续。面对新的环境,拉卡拉开始寻找元宇宙、数字人民币的新“出路”。

相对于数字人民币,拉卡拉在元宇宙的布局更为深入。拉卡拉在去年的五月发布公告称,公司拟使用自有资金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向关联方西藏耀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收购其持有的蓝色光标已上市流通A股股份1.44亿股,占蓝色光标总股本的5.78%。

蓝色光标成立于1996年,由拉卡拉董事长孙陶然与赵文权等人出资共同创立。蓝色光标原本主营公关业务,后逐步向广告、媒介等业务延伸。

蓝色光标原本与“元宇宙”几乎不沾边,但经过创业达人的孙陶然与蓝色光标一番操作过后,蓝色光标就变成了“元宇宙”概念股。。

2021年12月27日,百度希壤与蓝色光标宣布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将携手推动元宇宙技术与营销的有机融合。新年伊始,蓝色光标就发布了公司首个数字虚拟人“苏小妹”,宣布将开启蓝色光标虚拟IP业务的全新布局。

在拉卡拉入股后,不到一年时间,蓝色光标凭借元宇宙概念,股价上涨超过100%,股价创2016年2月以来的新高。自此,蓝色光标成为拉卡拉新的故事。

然后,这个故事背后,却是蕴含着隐患。首先是控股权的问题,创业之初孙陶然、赵立权、许志平、陈良华、吴铁五个股东各占20%股份,上市后,经过一系列变更,各自股权已经极度分散。

在拉卡拉入股前,赵文权与股东孙陶然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赵文权合计拥有公司表决权的比例仅9.06%,竟被认定为蓝色光标的实际控制人,对此监管机构专门出具关注函,询问其合理性。

其次,2019年8月23日,蓝色光标曾拟通过纽交所上市的SPAC(特殊目的收购公司)Legacy Acquisition Corp.(股票代码“LGC”)分拆赴美上市,2020年因疫情等原因宣布终止。

赴美失败后,蓝色光标其营业利润增速出现明显的下行,应收账款与商誉也被市场所关注。

问询函指出,2020年,公司应收账款余额 91.37 亿元,应收账款融资 0.38 亿元,预付账款 1.06 亿元,其他应收款 3.94 亿元,应收款项合计 95.69 亿元,占流动资产比例为 72.77%,其中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计提余额为 2.80 亿元,占应收账款账面余额的比例为 2.97%。请结合同行业公司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计提会计政策说明公司坏账准备计提政策是否合理,公司坏账准备计提比例是否与同行业公司存在较大差异,公司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计提是否充分。

报告期末公司商誉原值 511,633.90 万元,商誉减值金额29,418.45 万元,商誉净额为 482,215.45 万元,本报告期内未计提商誉减值准备。年报显示,上述减值测试中各资产组选取的关键参数如折现率、预测期收入增长率存在较大差。请结合相关情况说明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