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元宇宙构建者:没有一种人才叫“元宇宙人才”

东方网记者王旭12月27日报道:在人人都在谈论元宇宙的今年,张盛涛和陈泳宏作为新职业从事者——虚拟现实工程技术人员参加了一场技能比赛,赢得了代表上海角逐全国比赛的资格。时间往回倒一点,8月份,《虚拟现实工程技术人员国家职业标准》通过评审,这一职业被认为是元宇宙不可或缺的人才。这一年,张盛涛37岁,陈泳宏23岁,他们都觉得对方很年轻。

聊起12月初的比赛,张盛涛觉得比赛内容和平时的工作基本没有什么不同,他是美院动画专业出身,在公司主要负责3D化的数字模型工作,在虚拟世界中看到的每一个物体都离不开张盛涛的工作。“比赛是要制作一个卡通小怪兽模型,造型比较复杂,过程中遇到了一点小困难,最后有惊无险地解决了”,建模十分考验人的观察力和造型能力,这也是元宇宙沉浸感来源的关键之一。

人能够以“数字化身”的形式进入到虚拟世界,并尽可能获得“100%”真实体感是元宇宙的革新之一。如果虚拟世界中的物体与现实世界差距太大,沉浸感也就无从谈起。清华大学新媒体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沈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元宇宙的发展的进程中,感官体验性很重要,元宇宙进一步加大了对于美好事物的构建,因此严格意义上来说,对于顶级的美学人才的需求会大幅增加。”

有了立体真实的物体,还要让虚拟世界“动”起来,陈泳宏的工作就是为虚拟世界体验提供各种各样的内容。他的比赛内容是制作一个从安检、测温到医生沟通的防疫环节程序,如果按照开发流程继续下去,这个程序将变成人借助VR设备在虚拟世界中的体验。如果以VR设备来比作手机,那么陈泳宏就是为手机提供app的人,只不过在虚拟世界中,这个app可以被任何接入的人编辑,再产生新的内容。

“没有一种人才叫做‘元宇宙’人才”,陈泳宏介绍,目前工作中用到的都是以往计算机技术中所包含的技术,数据结构、算法、设计模式以及图形学相关内容是比较经常用到的。“大学期间我一直在自学Unity 3D(一种应用很广泛的实时3D交互内容创作引擎),进入现在公司工作应该是凭借这些经历”。

清华大学新媒体研究中心今年发布的《2020-2021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指出,元宇宙的技术底座是5G、拓展显示、机器人、脑机接口、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块链、人工智能和数字孪生等。许多专家也,表示“世界上没有一种技术叫元宇宙技术”,5G通信人才、云计算人才等新基建人才在元宇宙时期仍会大量需要,需继续加强现有技术人才的培养。

对于张盛涛来说,动画和数字建模区别只在于工具的差异,“我的核心和兴趣始终是美术”,这个艺术出身的新职业从事者笑着说,“有时候我会觉得自己是虚拟世界的创造者”。至于元宇宙,它也许是一个时代,如同正在身处的移动互联网,它的到来也会像移动互联网自然而然的到来。但在此之前,它还需要很长时间的探索。

根据上海人社发布的数据,首届新职业和数字技术技能大赛的参与者呈现年轻化、高学历的特性,其中35周岁以下占比约70%,本科及以上学历占比达80%以上。张盛涛是剩下的十分之三,98年的陈泳宏感到惊讶,“我还以为你也是二十多岁”,张盛涛也笑着回应,“我也没想到你这么小”。

年龄是职场人的敏感神经,35岁职业焦虑已经成为舆论关注的社会议题。今年一份《中高龄求职者就业问题研究报告》显示,八成中高龄求职者认为,找工作最大的困难是年龄限制。与此对应的是,另一份调查报告显示,19家互联网头部企业的人才平均年龄为29.6岁。

曼恒也有很多像陈泳宏一样的年轻人,他们天然地亲近“元宇宙”这样的新鲜事物,朝气蓬勃,锋利无匹。但张盛涛不焦虑,身边35岁以上的朋友多少在职业上已经有了积累,跻身管理层的也有不少,另一方面,家庭生活分散了这种焦虑。他觉得“35岁时候的资源和积累20多岁的时候很难想象,要去经历,别听说,别想象”。

良好的心态也许来自张盛涛本身的职业经历。08年美院毕业后,他去一家外企做游戏美术相关工作,这段6年的工作经历让他对游戏开发更加热情;2014年元宇宙第一波热潮来临的时候,他身处其中,拉了一群朋友创业;后来便加入了曼恒科技。“在新行业里,每天都在有新的东西,每天都是新挑战,需要一直学习,我喜欢这种工作”,在他看来,35岁职业焦虑可能更容易出现在一些传统职业中,“很容易看到职业天花板,可能就比较容易焦虑”。

陈泳宏也不焦虑,35岁确实距离还远,但他也很清醒。“程序员有内功和外功,内功是分解和解决问题的思维,对算法等基础知识的理解,及对整体项目架构的把控,外功则是各细分领域具体框架或库的运用等等,如果不去修炼好内功,只会外功的皮毛,确实可能容易被淘汰”。陈泳宏有自己的职业观,加班多的工作是首先排除的,也许等到新一代年轻人成长起来,35岁焦虑也会有不一样的解法。

在上海曼恒数字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的展厅,记者体验了张盛涛参与过的项目——灭火器虚拟仿真VR训练。戴上VR设备,一个比照真实世界还原的场景在视野里展开,操作屏悬浮在眼前,灭火器经过改装,按下开关就可以进行虚拟模拟训练,但真实世界里的灭火器却不会喷出灭火剂。那一刹那,现实和虚拟的界限模糊,一个时代的幻影闪现了它的灵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