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里尼奥不像同行瓜迪奥拉那样含着诺坎普的金钥匙出身!

看到海报上穆里尼奥头顶着白发,眼神依然注视着前方,身上还穿着曼联队的队服,很难想象,这是当年那个从波尔图杀出一条血路曾经意气风发,“特别的那一个”。海报下的那一行再见的字眼,更是让人感到唏嘘不已——穆里尼奥终究还是没有逃过三年“魔咒”。可是已经年近花甲的穆里尼奥教练生涯还有多少个三年?这个曾经投影了我们大多数人生活写照,是为草根翻身励志典范的人,也无可避免的走入了李宗盛哀乐中年的尴尬——越过山丘 虽然已白了头;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

这让人不得不想起《老炮儿》里的主角六爷,那也是个有血有肉的反英雄,他提笼架鸟,对胡同里大小事都要管管,他有他的规矩,他有他的侠义。可是他却不愿意承认这已经不是他的江湖。他用他的规矩在一直在反抗新的时代,甚至最后为了尊严拿起军刀让自己血染江湖。其实江湖永远在,只是早已不是过去的那个江湖,想当初六爷也是能打架、能弹琴、能四处交友泡妞、能冲破封建大家长的枷锁,可是当新时代来临,六爷也活成了他曾经最讨厌的样子。穆里尼奥也如此,他曾给足坛带来新的风向,曾作为少帅用人格魅力俘获一众拥戴他的人,曾作为“冠军教头”制霸一方。可是金元世界带来新的绿茵江湖,以及90后00后球员们“道义放两旁,利字摆中间”的上位,穆里尼奥也露出了像胡同里六爷那种“老炮儿”在新旧交替下的迷茫。

老炮儿之穆里尼奥:这叫规矩,懂吗!穆里尼奥显然不像同行瓜迪奥拉那样“含着诺坎普的金钥匙出身”,也不像西蒙尼和孔蒂那样在球员时代就已经声名显赫,甚至还不如在球员时代就已经成为美茵茨名宿形象的克洛普。穆里尼奥同样在足球家庭成长,然而他的球员梦早在十九岁就已经被宣告失败。尽管后来穆里尼奥在学院派教练的路途上走得还算顺畅,但比起更多从球员名宿转行到教练的绿茵场来说,学院派出身的教练总会被人另眼相看,而且他们都不得不从俱乐部“底层工作”做起,比如穆里尼奥身上一直甩不掉的标签:翻译。“燕雀安知鸿鹄之志”,穆里尼奥怎么可能仅仅安于当一个翻译。他就是要为学院派证明——没有踢过顶级职业联赛足球的人同样也能在足坛取得成功。于是他在波尔图鲤鱼跃龙门,在切尔西成为“特别的一个”,在国米给了抛弃他的巴萨以重重一击,在皇马他终于让人们看到能击败“宇宙巴萨”的希望……在这些地方,他永远都是那个打破常规,不知天高地厚挑战“权威”的那一个(惹怒老爵爷,羞辱温格,直骂曾经与他拥抱的瓜迪奥拉),他的自恋与自卑让他把“战斗精神”带到了所到之处的每个地方。也就此立下穆里尼奥式的规矩:凡是跟随我踢球的球员,都得抱有绝对的战斗精神,那种战死绿茵场而不足惜的精神。

于是我们看到那批70后的球员,他们的父母又多出生在二战尾声和二战后民族主义气氛高涨的年代,于是70后的球员身上大多有强烈的集体主义归宿感和荣誉感,穆里尼奥只要一点燃,这些视荣誉与责任为己任的球员就将爆发出他们最强的威力。就像伊布在他的自传里所说,“愤怒是我最好的肾上腺激素,尽管愤怒使我会拿到黄牌干出不理智的事,但大多数时候愤怒会点燃我的斗志,我会用愤怒的进球来让看台上的嘘声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