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或重新定义人类文明40

你可能对元宇宙的话题没兴趣,但你不可能对人类的未来没兴趣!如果未来一定会发生,那就先进入那个未来。

2021年,元宇宙扑面而来,市场关注度之高,产业覆盖面之广,讨论人气之旺盛,火热时间之绵长,恐难出望其项背者,当然分歧与共识的交锋也甚嚣尘上。因此,这一年被称为“元宇宙元年”并不为过。

打诨一下,之所以“元宇宙”会火出圈,与文字工作者及翻译工作者的创造力绝对脱不了干系。元宇宙的英文是“Metaverse”,由科幻作家尼尔·斯蒂芬森于1992年造出,前缀meta意为超越,词根verse是由universe演化而来,泛指宇宙、世界。无论是前缀,还是词根,造的都特别艺术!换句话说,如果叫做“super-world”,是不是就差点意思?而且翻译时,译成“超世界”、“越宇宙”,是不是也不如“元宇宙”来的酷些?于是,就会出现一个现象,这个词可以深奥到所有人都不懂,又能够普及到所有人都去讨论。

因此,过去的半年间,研究机构、新闻媒体、券商基金、论坛讲座等等围绕元宇宙展开了最广泛的扫盲教育,层出不穷,目不暇接。但今天,笔者想从人类历史发展的角度来理解一下元宇宙,从理念而非技术层面来探讨下元宇宙之于人类的价值究竟为何。

尤瓦尔·赫拉利在《人类简史》中提出一个颠覆性的观点:人类历史背后的根本驱动力在于以想象力为驱动的认知革命。简单点说就是,想象力是人类进步的底层驱动力。

在回顾人类历史后,笔者进一步发现另外一个定律:人类对想象的实现能力更是超乎想象。也就是说,人类的进步历史中,没有做不到的,只有想象不到的;如果做不到,那就换个形式也能做到!

一个众所周知的例子是,500年前,吴承恩写作《西游记》时,他幻想各路神仙鬼怪都能腾云驾雾,但肯定不会想到未来的人们果真能“飞”,只不过是坐着飞机飞翔云端,而且飞行体验比齐天大圣的裸飞好多了。

有很多关于平行宇宙的影视作品,例如,《彗星来的那一夜》、《海市蜃楼》等等。影片中最关键的“梗”就是,主角在多个平行宇宙中均有一个分身,而且各个分身不分彼此,权重相等。当然,不同平行宇宙的切换往往是一次意外,例如彗星出现、暴风雨交加等等。

但,这样的剧情只是编剧或创作者的想象,真的有平行宇宙吗?至少目前看,没有明显证据证明平行宇宙的存在!如果客观上不存在,但平行宇宙又被人类想象出来了,按照前述定律,平行宇宙是不是一样会实现呢?Yes,换个形式,那便是,元宇宙:数字版的平行宇宙。而那些平行分身,不就是所谓的数字分身吗?

话说回来,关于元宇宙的定义,真是不一而足,一千个人真就能有一千个解读。这是因为元宇宙“仍是一个不断发展,演变的概念,不同参与者以自己的方式不断丰富着它的含义。”我们不妨复述一下清华与北大两位学者的观点。

清华大学沈阳教授定义:“元宇宙是整合多种新技术而产生的新型虚实相融的互联网应用和社会形态。”北京大学陈刚教授等则定义:“元宇宙是利用科技手段进行链接与创造的,与现实世界映射与交互的虚拟世界,具备新型社会体系的数字生活空间。”沈、陈二位教授的定义,一定程度而言,比较准确地揭示了元宇宙的内涵。

元宇宙概念本身给人的困扰之一就是其过于抽象。那是否能用一句话简单、通俗地定义元宇宙?笔者的定义是,元宇宙就是“超级虚拟世界——未来高度智能且和现实世界耦合共生的虚拟世界”!何谓超级?超级,意为未来高度智能且和现实世界高度耦合共生。

该定义的中心词在于“虚拟世界”,但此“虚拟世界”非彼“虚拟世界”,元宇宙所指代的“虚拟世界”意为数字空间,而非空想世界。可见,该定义至少有三层次含义:1、高度智能;2、和现实世界高度耦合共生;3、数字空间。

以前的虚拟世界更多是具象化的想象世界,没有对现实世界的延伸、映射、复刻与耦合,只是人们脑中的空想而已,不具备主体身份,我们可以称之为:原始的虚拟世界。它是独立于现实世界的,与之关系极为松散。电影、游戏都是典型的虚拟世界,但这些场景中,观众或玩家很难以第一人称在虚拟世界中获得或体验现实世界中的感知感受。这正是人们不断探索VR、AR、MR等拓展现实技术的目的之一。

然而,未来高度智能且和现实世界高度耦合共生的虚拟世界,其内涵和外延都会发生重大变化。它是在物理上和现实世界发生紧密耦合、融合的高度智能数字空间。这至少体现在三个重要方面:第一,虚拟世界本身借助机器学习等人工智能技术让自己变得更加智慧,甚至具备所谓的“数字生命力”(电影《超验骇客》和《鹰眼》中就有这样的桥段)。第二,虚拟世界通过传感材料与设备、拓展现实、脑机接口等技术建立和现实世界及人的连接,让人的感知触觉在两个世界间无碍穿梭(电影《骇客帝国》和《头号玩家》里描摹的剧情)。第三,虚拟世界通过区块链、NFT技术实现数字资产确权,以建立安全的数字经济体系。

最终,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紧密融合,虚实共生,虚拟世界从客体变成主体的一部分,从而会形成“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双主体耦合而成的共生主体:元宇宙=超级虚拟世界=高度智能的现实世界×高度智能的虚拟世界。当然,我们也可以把“高度智能的虚拟世界”理解成狭义的元宇宙。

为了更好地理解虚拟世界的含义,避免混淆,我们可以从语文的角度再来看看。“虚拟世界”准确说是一种通俗的表达,或俗称,其学名正是“数字世界”。与之对应,“现实世界”的学名为“物理世界”。“原子世界”也是指现实世界,“比特世界”则指虚拟世界。“数字空间”,以及常见诸报端的“数字新大陆”、“数字理想国”、“数字乌托邦”等等都是用来描绘虚拟世界的近义词。

总而言之,正如本节标题中的一个尚未被强调的单词:未来——元宇宙是2021年未来主义者送给人类世界最好的礼物。

当下有一个比较流行的观点,认为元宇宙与PC互联网(第一代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第二代互联网)一脉相承,是“下一代互联网”或“web3.0”。尽管这可能是理解元宇宙的一个类比,但笔者认为这种提法格局可能略低,呵呵!为什么?

元宇宙是下一代的互联网应用。语义和语境上显得非常局限、单薄!因为元宇宙是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边缘计算、5G、扩展现实、区块链、量子技术、云边端协同、数字孪生、数据中台等多方面数字技术总和的集大成应用,仅仅使用互联网代表不了这样庞杂的数字技术群。

还有,“下一代互联网”的表述重心仍然在“互联网”,其意为元宇宙是互联网的延伸、发展、进化,但元宇宙的内涵所要表达的是:元宇宙自己是自己的主体。它是将过去数十年发展起来的大量离散的单点数字技术连点成线再聚合到面,从而最终构建起来的全新物种。在这里所有的数字技术都被赋予新生,例如,通过区块链让数据成为资产,通过智能合约打造可编程的智能经济体系,通过人工智能构建全球智慧大脑并创造“数字人”,通过物联网让物理世界的现实物体向数字空间广泛映射,通过扩展现实技术实现数字世界与物理世界的融合等等。

过去几十年,可以说是技术大爆炸的黄金年代,不计其数的先进技术被发明创造出来并广泛地造福人类。例如以下ABCDEFG……

但是你发现了吗,它们其实拥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数字技术。百科定义:数字技术(Digital Technology),是一项与电子计算机相伴相生的科学技术,它是指借助一定的设备将各种信息,包括:图、文、声、像等,转化为电子计算机能识别的二进制数字“0”和“1”后进行运算、加工、存储、传送、传播、还原的技术。

每一项新数字技术的出现,都会催生新物种、新商业、新模式,从而带动人类的进步。

人工智能:从智能手机、智能音箱到智能穿戴、智能汽车,AI化逐渐成为千行百业的“致胜之匙”。AI的融入,给工业制造、公共事业、金融、零售、教育、医疗健康、农业等行业都带来了诸多变化。

区块链:几年前ICO的喧嚣只是区块链探索的一个小小支流,区块链已然成为推动众多产业变革的颠覆性技术,并开始在供应链、征信、产品溯源、版权交易、数字身份、电子证据等领域快速应用。

云计算:人工智能、物联网、区块链等应用爆发催生对数据计算和存储的旺盛需求,令公有云和全栈云等云计算市场爆炸式增长。“云”成为数字时代新基础建设之一。

然而,这些技术最开始实际上都有其各自的应用导向,但进入元宇宙时代,全体数字技术竟似前世约定一般集体创世:分工明确,各司其职,集各家之所长,共同构建一个可能超越所有人想象的全新物种:元宇宙。

李录先生在《文明、现代化、价值投资与中国》一书中把文明定义为“人类利用自身与环境中的资源在生存发展中所创造出来的全部成果,意在计量人类和其最接近的动物祖先之间拉开的距离。”同时他指出文明与文化的差别,“文化用来区分不同地区、不同人群之间的区别,而文明则是用于描述人类发展的共性,并区别人类与动物祖先。”

回顾人类历史,科学技术的每一次进步,都使人们认识世界的水平达到新的高度,改造世界的能力实现新的飞跃,使经济、社会和人类文明上升到新的层次。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作为人类过去数十年进步的成果,数字技术深入到各个产业、业态之中,成为了其发展的基础、中介和导向,从而使得无论是政治、经济、文化还是社会的发展都深深打上了数字的烙印,人类发展的数字共性彰明较著,人类已然进入数字文明的历史阶段。

数字技术的大爆发,造就了数字文明。任何单一技术不可能撬动新文明的出现,例如,你不会听闻互联网文明、大数据文明、云计算文明等等。数字文明是一个基于计算机、互联网、人工智能、区块链、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数字技术展开的人类文明。

数字文明的提法由来已久,但距今最近且共识度最高的一次则是国家最高领导人在2021年9月召开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峰会所致贺信中深刻指出的那样:数字技术正以新理念、新业态、新模式全面融入人类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建设各领域和全过程,给人类生产生活带来广泛而深刻的影响。本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的主题正是“迈向数字文明新时代”。领导人强调,激发数字经济活力,增强数字政府效能,优化数字社会环境,构建数字合作格局,筑牢数字安全屏障,让数字文明造福各国人民,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2021年尽管被视为“元宇宙元年”,但准确地讲,应该是“元宇宙探索元年”。元宇宙时代,人类将生活在显著有别于今天的全新的经济生态环境之中。如果把今天视为数字文明的初级阶段,那么元宇宙时代将是数字文明的高级阶段,元宇宙将是数字文明的高阶形态。

之所以本文把现阶段的数字文明定义为初级阶段,最重要的衡量指标是人类社会的数字化还没有达到高级阶段的程度,即数字化率还处于比较低的阶段,距离全面数字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如前所述,在数字文明的初级阶段,物理世界主导人类社会,在高级阶段,数字世界将和物理世界虚实共生!

现阶段,一些关键的数字技术刚刚出现,仍处在探索期,远未到成熟的程度。以人工智能为例,当下的人工智能技术虽已取得较大进展,但是一些显而易见的问题依然存在。智能体本身尚不能对周围世界的自然语义有很好的理解并与现实世界进行流畅互动。一些元宇宙所需的硬件技术比如触感技术有待进一步开发等。

还有区块链技术,被视为构建元宇宙数字技术群的最后一块“补天石”。没有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数字身份无法唯一,数字资产无法确权,可信任的经济体系无法构建。但目前区块链技术在实际应用中还存在性能低、单位时间交易频次少、技术应用生态环境缺失的问题,这都需要花时间去解决。

万事渐备!通向数字文明高级阶段的物质条件不断夯实,就像有研究者借助马克思的《雇佣劳动与资本》中的理论,将数字技术进行类比划分,十分形象贴切:

东风亦扬!2021年3月,元宇宙第一股罗布乐思(Roblox)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式上市;8月,字节跳动斥巨资收购VR创业公司Pico;10月,Facebook更名Meta宣布将在5年内转型成一家元宇宙公司。当下,元宇宙已然进入雏形探索期,未来十年将迎来元宇宙建设的黄金十年,未来二十-三十年,人类或将不同程度地迈入元宇宙!

千秋万代,不过光阴一瞬。人类文明史就是生产力发展史,根据生产力的更迭,人类已历经原始文明、农业文明和工业文明三大阶段文明。在探讨人类第四阶段文明之前,我们先回顾一下这三次文明。

原始文明是人类文明的第一阶段。在此阶段,人类完全接受自然控制,人们必须依赖集体的力量才能生存,物质生产活动主要依靠简单的采集渔猎。这一阶段人类累积的文明成果主要是:石器、弓箭、火等。原始文明时间跨度约6万年,从7万年前左右到1万年前左右。

农业文明是人类文明的第二阶段。进入农业文明,铁器的出现使人类改变自然的能力产生了质的飞跃。人类不再依赖自然界提供的现成食物,其主要生产活动是农耕和畜牧,通过创造适当的条件,使自己所需要的物种得到生长和繁衍。农业文明阶段人类的科技成果主要有:青铜器、铁器、陶器、文字、造纸、印刷术等。农业文明时间跨度一万多年,从公元前1万年至18世纪。

工业文明是人类文明的第三阶段。工业文明是以工业化为显著特征、机械化大生产占主导地位的一种现代社会文明状态。其主要特点大致表现为工业化、城市化、法制化与民主化、社会阶层流动性增强、教育普及、消息传递加速、非农业人口比例大幅度增长、经济持续增长等。这些特征也可视作推动传统农耕文明向工业文明转轨的重要因素。工业文明至今的时间跨度已250年左右。

工业文明是人类运用科学技术为武器以控制和改造自然取得空前胜利的时代,这是人类历史上无论怎样浓墨重彩都不为过的重要时期。回顾历史,工业文明的形成过程是以数次工业革命为基础的。

第一次工业革命,始于18世纪70年代,又称蒸汽机革命。其标志是瓦特发明蒸汽机,人类进入机器动力时代,或称蒸汽时代。

第二次工业革命,始于19世纪80年代,又称电力革命。其标志是发电机、电动机和电灯的发明,随后建立电力输变电系统,产生电力工业;发明内燃机,出现汽车和航空工业;发明电子管,产生电子工业。人类进入电气时代。

第三次工业革命,始于20世纪4、50年代,又称新科学技术革命,其标志是原子能、航天技术、电子计算机发明与应用。新科学技术革命推动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通过生产技术的不断进步提高劳动生产率;促进了社会经济结构和生活结构的重大变化,其结果就是第一产业、第二产业在国民经济中比重下降,第三产业的比重上升。通常人们认为进入信息时代。

经历三次工业革命的人类,似乎正经历新一轮工业革命。关于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定义及范围,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学术界产业界均存在较大分歧。其中一个观点是21世纪发起的全新技术革命谓之第四次工业革命,这就是近年来比较火热的一个概念:工业4.0(Industry 4.0)。

按照传统的提法,基于工业发展的不同阶段划分,工业1.0阶段是蒸汽机时代,工业2.0阶段是电气化时代,工业3.0阶段是信息化时代(此处应为狭义的信息化,即计算机时代)。于是,人们定义工业4.0阶段是利用信息技术促进产业变革的时代,称作智能化时代。这一概念最早出现在德国,在2013年的汉诺威工业博览会上被正式推出,其核心目的是为了提高德国工业的竞争力,在新一轮工业革命中占领先机。

不过,笔者认为这个定义并没有完整准确地体现新一轮工业革命的特征。一方面,所谓的“利用信息技术促进产业变革”依然延续工业3.0阶段的内涵,并无重大革新之处;另一方面,正在轰轰烈烈展开的新能源革命理应是新一轮工业革命的主要内容之一。

笔者认为应重新思考和定义第四次工业革命,它或可以与以“新能源革命”为核心特征的新一轮工业化进程划等号。

人类社会和自然界共同组成了物质世界,自然界是人类社会形成的前提,人类社会的存在和发展又反过来影响和制约着自然界,不断改变着自然界。人类文明的每一次迭代,都是依托一次生产力的巨大进步,这也意味着人类利用自然、改造自然的巨大进步。但是,从古自今,人与自然如何和谐相处始终是人类面临的重要课题。人类工业文明进程中,工业化的发展带动了社会的进步,同时也造成了自然环境的污染,给生态带来了灾难。也就是说,工业文明的优势是规模化生产使人类商品迅速丰富,现代化程度日益提高,但缺陷也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对地球资源的消耗与污染在急剧加速。

能源和环境危机让人们进入新能源时代。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于2018年发布的《全球1.5℃升温特别报告》中指出,为实现全球变暖温度控制在1.5℃以内的目标,必须在21世纪中叶实现全球范围内净零碳排放,即碳中和。2020年9月起,中国表态将提高自主贡献力度,力争温室气体排放于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

正是在寻找环保的可替代能源的背景下,新能源革命爆发。何谓“新能源”?以新技术和新材料为基础,使传统的可再生能源得到现代化的开发和利用,用取之不尽、周而复始的可再生能源取代资源有限、对环境有污染的化石能源,太阳能、风能、生物质能、潮汐能、地热能、氢能和核能可谓之新能源。

现今,全球新能源产业巨头如火如荼的产业实践已然为新能源革命做了重要注脚。截至2021年底,全球新能源汽车霸主特斯拉市值超过1万亿美元,而全球动力电池龙头宁德时代市值亦超过1.3万亿人民币。

关于新能源革命,就此打住,回归正题。如果说,第四次工业革命被定义成新能源革命,那么前述所谓的“工业4.0”中的“智能化”该如何理解?笔者认为,“智能化”实质是数字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智能时代亦是数字文明的一个阶段。

对此,笔者持保留态度。通过对前3次人类文明和4次工业革命的梳理,人类文明4.0呼之欲出,那就是数字文明。这是因为,人类文明发展史上,新旧文明的更替往往存在一段很长的交叠时期和过渡阶段,现在的我们就身处这样的时期。就好像在工业文明初期,农业文明仍然占主导地位,随着工业化水平的不断提高,工业文明逐渐脱胎于农业文明,进而取代农业文明,占据社会文明形态的主导地位从而成为人类社会的主流文明形态。

同样的道理,现阶段正是数字文明初期,此时工业文明占主导地位,随着数字化程度的不断提高,脱胎于工业文明的数字文明在未来一定会接力工业文明,成为人类社会的主流文明形态。数字文明的萌芽正是第三次工业革命中诞生的计算机等相关数字技术。后文,我们将对这一过程进行梳理。

原始文明、农业文明和工业文明定义为前三阶段的人类文明是人们的普遍共识,但对人类第四阶段文明究竟为何,目前尚未形成统一的认识。有观点称是知识文明,也有观点认为是生态文明。坦率地讲,这些观点有一定道理,但并不完全准确,其原因就在于你需要回到不同文明的划分依据和标准上才能进行判断。也就是说,从生产力的角度来看,前三次文明均属于生产力文明,而无论是知识文明还是生态文明,都不在这个框架内。

以生态文明为例。有学者指出,生态文明是人与自然两个平等主体和谐发展的进步过程和积极成果,是包含人类文明和自然文明的地球文明。生态文明是关系文明,是有关人与自然和谐关系的文明形态;而生产力文明的主体只有一个,就是人类,自然被视为人类改造的对象,丧失了其应有的主体地位。说到这,结论已清晰可见,生态文明并不能成为接力工业文明的第四阶段人类文明。

随着科技的不断进步,人们的认知也在与时俱进,重新定义历史的情况必定会发生。笔者认为,进入元宇宙时代的数字文明将重新定义人类文明4.0。

20世纪40年代中期,电子计算机诞生,其作为第三次工业革命的重要成果之一,却也孕育数字文明的开端。早有学者提出计算机之于数字文明的意义。2005年出版的《数字文明:物理学与计算机》一书中认为,“电子计算机的发展使人类进入了数字文明时代。”在21世纪,“电子计算机正在全面进入生产技术、科学研究和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彻底改变着人类文明的进程。”电子计算机的迅速发展和广泛运用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它开辟了计算机时代。

互联网始于1969年美国军方实验室的阿帕网。20世纪90年代以来,互联网在全球迅速普及和应用,从“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无论是世界还是中国,无论是产业还是民生,都经历了波澜壮阔的大变革。互联网的出现,在科技史上可以比肩“火”与“电”的发明。“互联网革命”轰轰烈烈,互联网时代生机勃勃。“互联网+”和“+互联网”成为一种普遍现象,人类社会涌现出很多新技术、新产品、新模式;互联网全面向社会各个领域扩展,并开始深度改变人类的社会形态。自从有了互联网,人类进入互联网时代。

人工智能的提出甚至比互联网的出现还要早。1956年,达特茅斯学院召开的一个夏季讨论会议首次提出了“人工智能”的概念。尽管理念超前但基础设施薄弱,是以20世纪的人工智能进展十分缓慢。直到近年来,云计算和大数据的发展使人工智能获得了得天独厚的物质条件;更重要的是,基于多层计算机芯片神经网络的“深度学习”方法令人工智能脱胎换骨,开启机器智能的新时代。人工智能技术在当前人们的各个生活领域都用大量的应用,图像识别、语音识别、机器人以及专家系统等等方面都使人工智能技术越来越成熟的体现。

2017年出版的《智能革命》一书中指出业界通常把人工智能分为三个阶段:弱人工智能阶段,强人工智能阶段和超人工智能阶段。尽管人工智能在未来技术之进化、影响之深远一定超乎想象,但现阶段我们依然处于“弱人工智能”阶段。不过“人工智能是互联网下半场”的论调却不无道理。需要补充的是,人工智能在工业领域的大规模应用实质上就是前述所谓“工业4.0”的内涵。人类自此进入人工智能时代。

由上可见,在元宇宙时代到来之前,数字文明尚不能与前三次文明相提并论,充其量为工业文明的子文明,以数字文明接力工业文明还为时尚早。但站在未来看今天,脱胎于工业文明的计算机时代、互联网时代和弱人工智能时代已形成数字文明的初级阶段。

人工智能时代的结果是实现现实世界的超级智能,通过改造让现实世界变得智能起来;而元宇宙时代的结果是直接创造一个智能的虚拟世界。未来,智能的现实世界和智能的虚拟世界融合共生,在进入元宇宙这一高级阶段的数字文明之后,全面数字化从而高度智能的数字文明必将完成对工业文明的最终升级与取代,完全担负起人类文明新阶段的重任。

元宇宙时代下的数字技术群革命不能简单看成另一次工业革命,而将引领文明的再一次升级,引领数字文明对之前的农业文明和工业文明的必然迭代。以数字经济为例。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全球数字经济白皮书》的数据显示,2020年,47个国家数字经济增加值规模达到32.6万亿美元,占GDP比重为43.7%;2020年中国数字经济规模达39.2万亿元,占GDP的38.6%,保持9.7%的高位增长速度,成为稳定经济增长的关键动力。数字经济只是数字文明的开篇,按照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逻辑,作为时代发展的新脉络,数字文明正在,而且必将进一步重构人类的多向度,如政治文明、产业文明和生态文明。

仿照工业文明各个阶段的叫法,以上数字文明的各个阶段,如计算机时代可谓之数字1.0阶段,互联网时代可谓之数字2.0阶段,人工智能时代谓之数字3.0阶段,元宇宙时代谓之数字4.0阶段。如此重新定义,却也并无丝毫违和感。

未来已来,将至已至。“长期不低估,短期不高估”或是我们的理性之态。一家之言,不足难免;抛砖引玉,共同探讨。

丁建英:企业并购专家,天使投资人,资本市场观察者。著有《兵临城下:中国上市公司并购风云(1993-2018)》。现任龙图游戏董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