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友荟 ZOOJOO:元宇宙到来的标志是50%的时间与收入来自元宇宙时

原标题:元友荟 ZOOJOO:元宇宙到来的标志是50%的时间与收入来自元宇宙时

ZOOJOO是NFT投资人,设计和主导过中国多个知名收藏类NFT。与此同时,他还是中国美术学院版画硕士、Nervina labs 艺术负责人。

近期,市场上出现一批NFT项目将自己命名为Metaverse(元宇宙)项目,ZOOJOO在接受元友荟《元连线》采访时表示NFT和Metaverse(元宇宙)有强相关性,“我倾向于认为在元宇宙中,有个难以分割的个性化数字资产叫NFT。”

“今年元宇宙和NFT结合的领域应当重点研究土地类(不动产)项目。头像类还会反复炒作,背后的团队走向专业化。”ZOOJOO说。

此外,ZOOJOO认为,目前有10万人左右已经具备了10%的元宇宙含量,而当全人类50%的时间和收入来自元宇宙时,元宇宙才真正到来。

元连线:发现一个越来越有趣的现象,现在很多做NFT的不说自己做NFT,而是元宇宙。作为NFT领域的专家,您对这个现象有什么看法?

ZOOJOO:这里说明一个真相,的确NFT和Metaverse(元宇宙)有强相关性。客观上说,我最早的NFT项目就命名为acid metaverse系列,听上去有点蹭概念,是从艺术家角度探讨如何看元宇宙,没法改名字了。

NFT是一个概念清晰的、有边界的特定名词。元宇宙是一个边界模糊的名词,而且逐渐泛化成无所不包。所以当你抬头看到一个KTV、一个公园或者一个像素网站说自己是元宇宙,往往会心一笑。

元连线:您认为元宇宙和NFT结合最大的机会来自哪些领域?今年重点看什么?

ZOOJOO:我是“元宇宙一定会实现派” 和 “元宇宙悲观派”。我认为元宇宙会到来,也认为不会那么快。在我垂老时,我大致能等到一个还不错的元宇宙。

另外,我坚信,有10万人左右已经具备了10%的元宇宙含量,比如收入大部分来自NFT(刨除贩卖白名单的人群),或者收入主要靠在虚拟世界提供解决方案,比如建筑、繁殖等,并且在时长上超过除睡眠外的真实时空。

当全体人类50%的时间、收入来自Metaverse,才能说一个平行于物理世界的那个“它”来了,极端乐观的情况是10年以后。

今年的重点一定依旧散乱,头像类会反复证明自己有炒作和传播价值 ,元宇宙不动产项目比重会上升,此外音乐类NFT可能会有一波小高潮,但不太可能马上形成一股力量。

为什么说头像类项目会反复冒出来呢?因为这个行业正在被专业化。从人才、发行方和发行方式来看,逐渐清晰、标准化。

BAYC发行的时候,社区氛围是互帮互助,而今天的局面是项目与项目之间互相争流量。今年如果还要投头像类项目,就比拼谁的美术更细腻、运营手段更有趣,精英团队会更有机会,资金短缺的项目今年要跑出来就比较难了。从投资角度讲,我认为应该要回避。

元连线:您还说如果说今年要找一个研究方向的话,应该放在土地类NFT上,这方面有没有具体的建议?

ZOOJOO:现在已经有三个元宇宙土地类项目,我认为今年不会只有这么三家。

这类项目开发周期长,当你听到这个词语的时候,实际上海内外大量项目开始萌芽。今年这类项目会冒出很多Demo,从行业成熟角度看,之后也会和头像类项目一样出现过剩的情况,但是你想象一下,土地类项目能发一个星球或者土地,客单价都是十倍、百倍于头像类的项目。这个周期可能会更长。如果是专业团队使用虚幻引擎,估计要等到明年才能看到眉目。总体来说,今年这类项目的供应会增加。

另外,我觉得这个类项目和GameFi比较很不同,土地类项目更具有不动产属性,且世界观足够好,可以做租赁业务,并建设起来,生命周期长于GameFi。

ZOOJOO:首先没有那么多差异化,因为可供选择的技术路径不多。这意味着考核标准的首要条件是团队。我原先是游戏公司出来的,我会很在意这个团队是否有游戏行业从业经验。举个例子,做过游戏就意味着它在引擎上不会踩很多坑,不必从零开始。

元连线:我知道您最近看好音乐NFT,音乐NFT会在元宇宙中占据怎样的地位?

ZOOJOO:我一直相信元宇宙里的空间、建筑,甚至音乐都是生成的。早年的will wright游戏里,建筑不是建模而是生成出来的,所以音乐这种结构化的艺术形式,很可能也是如此。

第一种是版权向的,比如发掘迈克尔·杰克逊早年的Demo,并发行一个NFT。

第二种是衍生品向的,比如Bjork的一句歌词替换成了为Zoojoo特定制作的专属版本的NFT,你花钱去mint(铸造),就能得到你专属的just for you。

第三种是Seed向的,我觉得这个可能未来最有价值,即发现一套音色,组织一系列和弦走向,所有音轨的组合有多重可能性。

如果有音乐人在上面二次开发,则可以收到一定比例的版税。比如,Aphex twin 把自己某专辑的全套音色,动机都做成一个生成器。你可以部分地成为他,做出类似的音乐。

音乐的使用场景会在元宇宙里凸显,自动生成环境音乐,或者具有“大卫鲍伊”音乐风格的音乐虚拟人大行其道,而收藏属性更多类似图像类的玩法。实际上技术已经能够实现。

ZOOJOO:尚未看到,听听播放类app更好,暂时不会去mint现有的。

原因有四个,一是太贵,一些二流的音乐放在apple music或任何地方都不会是热门音乐,变成NFT就成了几千美元的商品,凭啥?二是几乎都是Hip-Hop,而不是Crypto 属性的,我觉得“后朋克”之类更Crypto;第三,我还没有看到独特创新的出现。最后,受限于存储和技术。

唱片公司、音乐平台给予音乐人的金钱回馈太少了,虽然流量可能还需要平台加持,但是当版权或者获益掌握在音乐人手里似乎更是对音乐行业发展有利。

另外,我认为有品味的音乐NFT定价不应该比黑胶唱片更高,甚至低于CD唱片价格的时候,音乐NFT爆发才会来临。

元连线:我记得您评价过腾讯的至信链,评价不低。能否具体展开聊聊您为什么欣赏它?

ZOOJOO:Web3.0的人彻底否定Web2.0世界里的一切努力,本质上是一种傲慢。至信链是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戴着脚镣跳舞,能做出这样的品质,我认为不容易。

ZOOJOO:蚂蚁链,还会重点看下BSN链的发展。蚂蚁链能与至信链比较一下,不过蚂蚁链更保守一些。

ZOOJOO:如果元宇宙为真,那么NFT赛道为真。当有一定比例人群相信元宇宙叙事,那么,价值网络一定可以保障其非同质化通证的价值和流通。

我的契机是旁听了一场NFT 碎片化的线下会议,时间大致是去年Meebits发行前。我当时对于一些观念不认同,为此写了一篇文章,结果文字整理时思路打通了。另外,偶然参与了国内最早的收集类NFT项目,随着发行项目的增多,经验和体验也多了起来。

元连线:您在NFT领域中做过最得意的事情是什么?有没有遭遇过挫折,能否分享一下?

ZOOJOO:最得意的事情是我在某天下午5点在白板上用黑色马克笔画出了人物的概念图,当晚就和一群小伙伴们发行了一个10K项目。4小时mint完毕,discord人声鼎沸。

挫折当然有,比如我投资并参与了CosmoChamber NFT项目被认为是中国最美的NFT,我拿出了120%的精力,并把以往所有经验、技术开发以及国内最好的艺术家们一起都用在了项目的合约创新上。

光拍卖和画廊主动合作数不过来,甚至我知道北京的NFT制作公司把这个项目做成展示方案拿给客户看,虽然项目取得了高评价,但是我们期待的市场爆火情景没有发生。

现在我们复盘下来,NFT的运营纯真年代已经过去了,下半场是NFT资金年代,必须实力雄厚,且品质优异。

ZOOJOO:看到这个问题,首先冒出来的是PAK。我觉得他特别能把ERC721协议、ERC1155协议和ERC代币三者有机地融合到一起,体现出和当代艺术大异其趣的审美。

另一个我比较佩服的是达明赫斯特和他的“货币”项目,照理说老世界转型过来的“超级艺术家”大多水土不服,或者完全不理解NFT的美学逻辑。只有这个老人家,成功过渡到了新领域,发行的作品相当成功和自然贴合。

不出意外的话,我估计今年的收藏数量会超过400枚NFT,不过大家不要学我,可能大部分会归零。

ZOOJOO:最近看了一批画册,包括尼德兰艺术家的画册,我想把一些文艺复兴早期的作品做成NFT。PAK其实算是我的一个职业偶像,但是我现阶段想做的事情是成为一个节点,把中国最好的艺术家整合起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