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偶像“掘金”元宇宙

很多人没想到,虚拟偶像如此赚钱。2012年,热衷发唱片、开演唱会、接广告的虚拟歌姬初音未来,年收入超过4000万日元(约合217万元人民币);2019年,ins网红博主Lil Miquela斩获约7600万元人民币的年收入;2020年,动画角色“出身”的阿巳与小铃铛,单条广告报价15万元;2021年,虚拟主播绯赤艾莉欧的直播间一夜营收接近92万元;同一年,还没登上央视春晚的洛天依在淘宝直播的坑位费达到90万元,甚至超过“口红一哥”李佳琦。

当商业世界跑步进入元宇宙,作为虚拟世界和普通大众的娱乐连接载体,虚拟偶像成为最早一批的“流量密码”,从品牌代言到发行唱片,从综艺游戏到直播演唱会,这些或3D,或2D,或与我们长得别无二致的虚拟数字人正在上演新时代的逐梦演艺圈。

在CG(计算机动画)、AI(人工智能)、动作捕捉、实时渲染这些专业名词离普通大众尚有距离的今天,形象各异的虚拟数字人已经无处不在,打开手机、走进商场、点开电影,他们有的是“虚拟助手”、“线上老师”,有的则是斩获流量的利器“虚拟偶像”,不管是初音未来、洛天依,还是Lil Miquela,他们有人设、有作品,甚至能以全息投影的方式与你喝一杯下午茶。

而作为中国Z世代文化社区的代表,B站对虚拟偶像的探索更早,2017年8月,平台推出“虚拟次元计划”,孵化虚拟UP主小希和小桃;之后,B站收购上海禾念,持股85.92%,成为洛天依的最大股东,也是在这一阶段,洛天依凭借更多的技术、流量、渠道支持,其发展迅速加快。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