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离普通人还有多远

刚刚过去的2021年,被看作是元宇宙元年。一些人相信,互联网的“转型窗口期”已经开启,而转型的方向,就是元宇宙。

科幻作家刘慈欣被称为“中国第一位元宇宙架构师”,前不久,网上流传着“刘慈欣怒怼元宇宙”“刘慈欣称元宇宙将引导人类走向死路”的消息。谈及这些传闻,他对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说:“没说过。此前,我没有对元宇宙发表过评论,我不是很了解这个,觉得这里面没有什么新的东西。”

何展是英伟达中国区一位业务发展经理,他所负责的实时仿真和协作平台被看作是连接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的“数字虫洞”,也有人将其称为通往元宇宙的“管道”。何展并不认为自己了解元宇宙,但这一概念走红后,他的工作量却是实实在在增加了两三倍。

廖勤樱是微软云计算与人工智能事业部语音组首席产品经理,前不久,她所在团队帮助打造的虚拟艺人推出最新单曲,引发关注。不少人认为这项工作颇具元宇宙范儿,廖勤樱作为当事人却表现得比较冷静,在她看来,元宇宙是语音技术的应用场景之一,不管外界的潮水怎么涌动,他们要做的还是把技术和市场做好。

在科幻和科技人士之外,普通人又将如何与元宇宙发生联系呢?有人调侃说,如果不打游戏、不被诈骗,可能暂时就不会发生联系了。是这样吗?

虚拟人被认为是元宇宙的标志性要素之一。设计虚拟形象的人,被称为捏脸师,这也被看作是带头冲进元宇宙的一个新职业。

毛万金就是一位85后兼职捏脸师。2021年,随着“元宇宙第一股”Roblox在美国纽交所上市、扎克伯格宣布Facebook转型元宇宙公司,网上有关元宇宙的消息明显增多,元宇宙的风也吹到了毛万金的身上。

在江苏做皮具定制师的毛万金,因在某社交软件平台兼职“捏脸”,最多的一个月增加收入5万余元。他说:“(兼职)比我工资高。我当时跟我老板开玩笑说,我可能要辞退他了。”

按虚拟头像约30元的平均售价来算,该平台当月有超过1600人购买了毛万金设计的作品。“数量太庞大了!”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时,这个计算结果把他自己也吓了一跳。

2018年,与相处8年的女友分手后,毛万金无意中走进了这家网络社交平台。起初,他只把“捏脸”当成交朋友的纽带,但随着作品越来越受到认可,“捏脸”成为他自我表达的精神寄托。他说:“通过创造这些形象可以表达自己的感受,让别人理解自己。”

1995年到2009年出生的人被称为Z世代。毛万金所在社交平台的副总裁、产品负责人车斌介绍,该平台目前近3400万月活跃用户中,大部分是以Z世代为代表的年轻人。该平台数据显示,热衷购买虚拟头像的消费者主要来自一二线%。

“为了去除颜值压力,我们不支持用户使用真实照片当头像。”车斌说,“Z世代又是高度追求个性化的一代人,怎么可能会愿意用千篇一律的头像呢?那多不酷啊!”随着虚拟头像的需求和供应双双上升,该平台目前约有80位像毛万金这样的签约捏脸师。

因为“捏脸”,毛万金结交到不少志同道合的网友,他感到“邻里之间的热络感”重回生活。“就像以前在农村,大家都爱串门儿一样,在线上看到哪个朋友开了‘捏脸’主题的语音房,就想过去看一下。”毛万金说。

在他看来,在这个网络空间中,大家更倾向于选择相信彼此所展现出来的虚拟形象,“你可以成为你想成为的人”。他有一个“流量信任”理论,认为流量会筛选出“真相”,“一个人能在这里待住就待住了,待不住就走了”。

现在,毛万金和身边的网友觉得,线上关系并非线下关系的补充,线上关系“既不排斥、也不强求”转化为线下关系。

毛万金认为,这种线上相处模式就是他想象中的元宇宙模式。从网络社交的角度来看,他甚至一度疑惑,自己好像已经生活在元宇宙那个概念里了。

车斌说,正是看到这种异于传统的人际交往需求,他的团队探索了未来社交的场景和应用,并在2021年年初提出要打造“社交元宇宙”。他说:“不论现在元宇宙概念火爆与否,都不影响我们对未来社交进行思考和探索”。

前不久,微软首席执行官萨提亚在谈到该公司的元宇宙平台时表示:“今天我们展示的只是开端,现在元宇宙这个新平台、新应用程序,与我们在20世纪90年代初谈论网络和网站时无异。”

在一些科技界人士看来,元宇宙这一概念,更像是需求牵引着技术一路走到今天,“有人给这条路插了一个路标,上面写着前方是元宇宙”。或许普通公众更应该关注的是,这一前进方向将如何改善现实生活。

廖勤樱说,此次用于打造虚拟艺人的语音合成技术,微软已经有近30年的积累。2018年,该团队实现了端到端深度神经网络语音合成产品化的技术突破。在她看来,这一突破,让降低该技术的使用门槛成为可能,相当于在人工智能“平民化”的道路上又迈出了一步。

要让虚拟声音“从无到有”,需要先给人工智能寻找一个学习和模仿的对象——一个真人。廖勤樱介绍,以往的主流语音合成技术,比如拼接合成法,往往需要发音人提供超过10个小时的稳定录音,录制时间前后可达两三个月。而最新的深度神经网络计算机合成技术,可将这一成本缩小到十分之一,甚至二十分之一。这有利于让技术触达更多人。

她透露,该团队正在尝试用这项技术,帮助渐冻症患者在彻底失声之前,提前保留下自己的声音。

何展认为,技术之所以在朝着3D虚拟世界发展,是因为它能够回馈现实社会,提升人们在现实社会中的生产、生活品质。

虽然何展的业务量被元宇宙概念拉升,诸如银行、金融机构、电信公司等非传统合作领域的公司纷纷前来咨询,但他并不愿意把Omniverse平台包装成实现元宇宙的工具。他说:“我们更乐见于大家关注技术本身,而不是关注概念。”

英伟达高级解决方案架构师宋毅明解释,基于强大的算力,该平台的通用场景描述技术,可以将现实世界的场景“传递”到虚拟世界中,从而帮助大家在虚拟世界中解决现实问题。

何展举例说,基于该平台,爱立信公司正在采用数字孪生方法,模拟5G基站与城市环境之间的作用,更好地布局5G基站的位置;近期,美国某地的火灾预防与控制部门,决定使用该平台的人工智能和数字孪生模拟技术,实现火情可视化,预测火情的发展。

不过,在技术耐心迭代的时候,资本已跑出了加速度。这对于有意搭乘元宇宙发展快车的普通人来说,机遇与风险并存。

清华大学新闻学院教授沈阳将资本对元宇宙的态度分成三类:理性、泡沫、诈骗。

首先是专业机构和个人的部分理性投资,这部分资金流向了掌握关键技术的企业。

第二种是泡沫资本非理性的、甚至是带有炒作性质的追捧。想避开泡沫,就要看看它以前做成过什么,是不是这次还能做成,如果一家公司以前什么也没做成过,现在看来也不具备做成的条件,那就需要警惕。

第三种则是诈骗行为。无论是“用后入场的资金填补前面窟窿”的元宇宙区块链游戏骗局,还是打着元宇宙虚拟房地产名义进行的炒作和投机行为,沈阳都将其诈骗原理统称为“击鼓传花”。在这种情况下,“普通人很容易被割韭菜”。

他给出建议,首先要培养风险感知的能力,从正规渠道获取信息;同时要善于学习,可以先体验一下虚拟现实技术,找找感觉;最重要的是,凡是涉及“要掏钱的事情”,一定要慎重。他提醒大家:“不要相信一夜暴富的神话,神话往往都是假话。”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青在线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刚刚过去的2021年,被看作是元宇宙元年。一些人相信,互联网的“转型窗口期”已经开启,而转型的方向,就是元宇宙。

科幻作家刘慈欣被称为“中国第一位元宇宙架构师”,前不久,网上流传着“刘慈欣怒怼元宇宙”“刘慈欣称元宇宙将引导人类走向死路”的消息。谈及这些传闻,他对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说:“没说过。此前,我没有对元宇宙发表过评论,我不是很了解这个,觉得这里面没有什么新的东西。”

何展是英伟达中国区一位业务发展经理,他所负责的实时仿真和协作平台被看作是连接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的“数字虫洞”,也有人将其称为通往元宇宙的“管道”。何展并不认为自己了解元宇宙,但这一概念走红后,他的工作量却是实实在在增加了两三倍。

廖勤樱是微软云计算与人工智能事业部语音组首席产品经理,前不久,她所在团队帮助打造的虚拟艺人推出最新单曲,引发关注。不少人认为这项工作颇具元宇宙范儿,廖勤樱作为当事人却表现得比较冷静,在她看来,元宇宙是语音技术的应用场景之一,不管外界的潮水怎么涌动,他们要做的还是把技术和市场做好。

在科幻和科技人士之外,普通人又将如何与元宇宙发生联系呢?有人调侃说,如果不打游戏、不被诈骗,可能暂时就不会发生联系了。是这样吗?

虚拟人被认为是元宇宙的标志性要素之一。设计虚拟形象的人,被称为捏脸师,这也被看作是带头冲进元宇宙的一个新职业。

毛万金就是一位85后兼职捏脸师。2021年,随着“元宇宙第一股”Roblox在美国纽交所上市、扎克伯格宣布Facebook转型元宇宙公司,网上有关元宇宙的消息明显增多,元宇宙的风也吹到了毛万金的身上。

在江苏做皮具定制师的毛万金,因在某社交软件平台兼职“捏脸”,最多的一个月增加收入5万余元。他说:“(兼职)比我工资高。我当时跟我老板开玩笑说,我可能要辞退他了。”

按虚拟头像约30元的平均售价来算,该平台当月有超过1600人购买了毛万金设计的作品。“数量太庞大了!”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时,这个计算结果把他自己也吓了一跳。

2018年,与相处8年的女友分手后,毛万金无意中走进了这家网络社交平台。起初,他只把“捏脸”当成交朋友的纽带,但随着作品越来越受到认可,“捏脸”成为他自我表达的精神寄托。他说:“通过创造这些形象可以表达自己的感受,让别人理解自己。”

1995年到2009年出生的人被称为Z世代。毛万金所在社交平台的副总裁、产品负责人车斌介绍,该平台目前近3400万月活跃用户中,大部分是以Z世代为代表的年轻人。该平台数据显示,热衷购买虚拟头像的消费者主要来自一二线%。

“为了去除颜值压力,我们不支持用户使用真实照片当头像。”车斌说,“Z世代又是高度追求个性化的一代人,怎么可能会愿意用千篇一律的头像呢?那多不酷啊!”随着虚拟头像的需求和供应双双上升,该平台目前约有80位像毛万金这样的签约捏脸师。

因为“捏脸”,毛万金结交到不少志同道合的网友,他感到“邻里之间的热络感”重回生活。“就像以前在农村,大家都爱串门儿一样,在线上看到哪个朋友开了‘捏脸’主题的语音房,就想过去看一下。”毛万金说。

在他看来,在这个网络空间中,大家更倾向于选择相信彼此所展现出来的虚拟形象,“你可以成为你想成为的人”。他有一个“流量信任”理论,认为流量会筛选出“真相”,“一个人能在这里待住就待住了,待不住就走了”。

现在,毛万金和身边的网友觉得,线上关系并非线下关系的补充,线上关系“既不排斥、也不强求”转化为线下关系。

毛万金认为,这种线上相处模式就是他想象中的元宇宙模式。从网络社交的角度来看,他甚至一度疑惑,自己好像已经生活在元宇宙那个概念里了。

车斌说,正是看到这种异于传统的人际交往需求,他的团队探索了未来社交的场景和应用,并在2021年年初提出要打造“社交元宇宙”。他说:“不论现在元宇宙概念火爆与否,都不影响我们对未来社交进行思考和探索”。

前不久,微软首席执行官萨提亚在谈到该公司的元宇宙平台时表示:“今天我们展示的只是开端,现在元宇宙这个新平台、新应用程序,与我们在20世纪90年代初谈论网络和网站时无异。”

在一些科技界人士看来,元宇宙这一概念,更像是需求牵引着技术一路走到今天,“有人给这条路插了一个路标,上面写着前方是元宇宙”。或许普通公众更应该关注的是,这一前进方向将如何改善现实生活。

廖勤樱说,此次用于打造虚拟艺人的语音合成技术,微软已经有近30年的积累。2018年,该团队实现了端到端深度神经网络语音合成产品化的技术突破。在她看来,这一突破,让降低该技术的使用门槛成为可能,相当于在人工智能“平民化”的道路上又迈出了一步。

要让虚拟声音“从无到有”,需要先给人工智能寻找一个学习和模仿的对象——一个真人。廖勤樱介绍,以往的主流语音合成技术,比如拼接合成法,往往需要发音人提供超过10个小时的稳定录音,录制时间前后可达两三个月。而最新的深度神经网络计算机合成技术,可将这一成本缩小到十分之一,甚至二十分之一。这有利于让技术触达更多人。

她透露,该团队正在尝试用这项技术,帮助渐冻症患者在彻底失声之前,提前保留下自己的声音。

何展认为,技术之所以在朝着3D虚拟世界发展,是因为它能够回馈现实社会,提升人们在现实社会中的生产、生活品质。

虽然何展的业务量被元宇宙概念拉升,诸如银行、金融机构、电信公司等非传统合作领域的公司纷纷前来咨询,但他并不愿意把Omniverse平台包装成实现元宇宙的工具。他说:“我们更乐见于大家关注技术本身,而不是关注概念。”

英伟达高级解决方案架构师宋毅明解释,基于强大的算力,该平台的通用场景描述技术,可以将现实世界的场景“传递”到虚拟世界中,从而帮助大家在虚拟世界中解决现实问题。

何展举例说,基于该平台,爱立信公司正在采用数字孪生方法,模拟5G基站与城市环境之间的作用,更好地布局5G基站的位置;近期,美国某地的火灾预防与控制部门,决定使用该平台的人工智能和数字孪生模拟技术,实现火情可视化,预测火情的发展。

不过,在技术耐心迭代的时候,资本已跑出了加速度。这对于有意搭乘元宇宙发展快车的普通人来说,机遇与风险并存。

清华大学新闻学院教授沈阳将资本对元宇宙的态度分成三类:理性、泡沫、诈骗。

首先是专业机构和个人的部分理性投资,这部分资金流向了掌握关键技术的企业。

第二种是泡沫资本非理性的、甚至是带有炒作性质的追捧。想避开泡沫,就要看看它以前做成过什么,是不是这次还能做成,如果一家公司以前什么也没做成过,现在看来也不具备做成的条件,那就需要警惕。

第三种则是诈骗行为。无论是“用后入场的资金填补前面窟窿”的元宇宙区块链游戏骗局,还是打着元宇宙虚拟房地产名义进行的炒作和投机行为,沈阳都将其诈骗原理统称为“击鼓传花”。在这种情况下,“普通人很容易被割韭菜”。

他给出建议,首先要培养风险感知的能力,从正规渠道获取信息;同时要善于学习,可以先体验一下虚拟现实技术,找找感觉;最重要的是,凡是涉及“要掏钱的事情”,一定要慎重。他提醒大家:“不要相信一夜暴富的神话,神话往往都是假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