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到底解决什么问题 我们为什么需要元宇宙?

如果想给元宇宙做出定义,那么先要明确为什么我们需要元宇宙?她到底解决了我们的什么痛点?

当我们思考未来时,我们总是在脑海中想象着,如果她继续像我们现在看到的这样运动,那她未来会跑到哪里。

这是一个很明显的痛点。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达10.11亿,互联网普及率达71.6%,然而中国移动互联网人数增长和人均上网时长增长,都在接近停滞。互联网企业迫切需要一个新的叙事逻辑,突破增长的极限。用户在线时长的增长动力,来自两个方面,一是VR等新设备创造更具沉浸感的线上体验,带来新的增量时长,二是更深度的挖掘时间分配,把人们传统意义上仍然花费在线下的时长,转化到线上。

参照中国万向控股副董事长兼执行董事肖风博士的观点,互联网给我们带来了一个平面的、二维的虚拟世界,而元宇宙将会给我们带来一个三维的、立体的虚拟世界,其中的时间和空间都可以被重组。

新技术带来了虚拟人物、数字化身等数字化、虚拟化的人类。现在全球有70亿人口,而这些虚拟的偶像和数字化身,数量可能达到700亿。

人类一直在寻找新的商业场景、新的消费需求。元宇宙会帮助我们把商业场景从物理空间拓展到虚拟空间,这种虚拟空间会使得我们的消费需求继续扩大10倍甚至几十倍。

回看人类历史上每一次技术跨越,生产力变革永远不会缺席。机械时代,蒸汽机被发明,解放了人力,生产力实现飞跃。

2021年9月,全国机动车保有量达3.90亿辆,全国机动车驾驶人4.76亿名。2021年中国人均汽车保有量,已经超过了我国在1980年的人均自行车拥有量。机器的生产效率不再制约生产力的提升,人的知识、经验、创新力和服务能力成为瓶颈。

工业系统越是复杂,人的学习曲线就越缓慢,而当人的学习曲线落后于技术的进步时,人就会成为制约技术进步和应用的瓶颈。

眼见着技术即将打败人的经验,机器的知识终将超越人的知识,元宇宙可以作为一个宏大愿景,解决知识的产生、利用和规模化复制的瓶颈,实现工业企业价值创造的新突破。

在虚拟的数字空间,各种技术不断积累动态数据,重构生产过程。数字孪生在物理世界与数字环境之间建构起关系,对生产过程进行回溯和预测。元宇宙的实现重点在于仿真和自主控制。通过参数的调整、计划的变更,难以在物理世界实验的选项,可以在元宇宙进行。

上面这句是约翰希克斯的名言,他是英国著名的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第一次金融浪潮,形成企业债券市场。瓦特虽然改良了蒸汽机,但是普及并没那么容易。英国依靠中央银行和商业银行体系,最早推出了企业债券,为蒸汽机的发展提供了大规模、可持续、低成本的资金。

第二次金融浪潮,形成了证券交易所。爱迪生发明电灯,福特创造了T型车,洛克菲勒创办标准石油公司,背后都离不开纽约证券交易所,用股权融资代替债券融资,投资银行完成了对实业的布局。

第三次金融浪潮,风险投资模式兴起。风险投资体系在支撑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方面,起到了突出的作用,助推了信息时代的崛起。

随着金融与实体产业的关系越来越难以分开,无数个普通人的经济金融活动,推动了新一轮金融浪潮的涌动。

比如用户创作的UGC内容,为互联网提供了价值;用户愿意用自家的服务器为邻居提供存储空间,也对互联网提供了价值。用户做了贡献,创造了价值,收益应该属于用户。用户有什么办法来确认这个收益呢?这时就离不开区块链。

通过过去12年的实践,区块链已经为元宇宙建立了一个非常完整的运行良好的去中心化的金融市场体系,元宇宙正是建立在这样一个金融市场体系上。

元宇宙所倡导的金融市场是数字金融市场,而不是传统的金融市场。她会产生新的货币市场、资本市场和商品市场,从而掀起更加波澜壮阔的技术变革。

无论是技术迭代、产业变革还是金融演进,元宇宙提供了一个终极愿景,其中包含一套整体性的科技、市场和金融解决方案。

引用《寻梦环游记》的经典对话:“死亡不是生命的终点,遗忘才是。”再伟大的灵魂,只能随着肉体的消亡而灰飞烟灭。但是元宇宙为我们创造了一个始终在线的数字分身,或许可以载着我们从肉体凡胎的此岸,到达超脱轮回的彼岸。

人工智能描述了机器智能的终极愿景,元宇宙描述了人类超越虚拟与现实世界的终极愿景。

人工智能需要解决的是人与机器之间的矛盾,元宇宙需要解决人的现实身份与数字身份、物理世界与虚拟世界之间的矛盾。

回顾人工智能的发展历程,或许可以给元宇宙的发展路线年,美国达特茅斯学院举行了历史上第一次人工智能研讨会,被认为是人工智能诞生的标志。

在此后近70年的时间,人工智能已经经历了三次发展浪潮,也经历了两次低谷。换言之,人工智能的泡沫已经破灭两次了。

从人工智能诞生到1974年,乐观的气氛弥漫着整个学界,在算法方面出现了很多世界级的发明。但是到了上世纪70年代初,人工智能的发展遭遇了瓶颈。

人们发现那时的人工智能只能做很简单、非常专门、很窄的任务,稍微超出范围就无法应对。当时的计算机有限的内存和处理速度,不足以解决任何实际问题。随着计算复杂度以指数级增加,人工智能成为了不可能完成的计算任务。

上世纪80年代,一类名为“专家系统”的人工智能程序开始风靡全球,“知识处理”成为了主流人工智能研究的焦点。谁知没过多久,人们对专家系统的狂热追捧就180度转向了巨大的失望。1987年到1993年,现代PC出现,专家系统被认为古老陈旧、非常难以维护。于是,政府经费开始下降,人工智能的寒冬又一次来临。

1993年之后,人们确定了人工智能的方向,就是要做实用性、功能性的人工智能,这导致了一个新的人工智能路径——以深度学习为核心的机器学习算法获得发展,积累的数据量极大丰富,新型芯片和云计算的发展使得可用的计算能力获得飞跃式发展,现代AI的曙光又再次出现了。

一个标志性事件发生在2016年3月,谷歌研发的AlphaGo在围棋人机大战中击败著名棋手李世石。随后,普通大众开始熟知人工智能,各个领域的热情都被调动起来了。

2018年之后,Gartner逐步将人工智能绘制成单独的技术成熟度曲线,追踪其基本趋势和未来创新。

2021年,人工智能技术成熟度曲线项技术出现,其中包含了很多新技术。在这34项技术中,有17项技术需要2到5年才能达到成熟期。有13项技术需要5到10年才能达到成熟期,它们基本处于创新萌芽期与期望膨胀的顶峰期。而“稳步爬升的光明期”和“实质生产的高峰期”都比较空,出现的技术寥寥无几。

从概念来看,1992年创作的小说《雪崩》中,第一次完成元宇宙从命名到定义的确认。从商业实践来看,2021年元宇宙概念股Roblox上市正式将元宇宙推入大众视野。从此,奇幻而又未被清晰定义的元宇宙,成为仍在快速上升的新风口。

人工智能的“诸遇在前”,其所经历的两次寒冬,所包含的数十种技术演进与更迭,元宇宙料想也会“照单全收”。

可以确定的是,元宇宙不是单纯的虚拟世界,它与物理世界也不是相互割裂,而是交汇融合。现实+虚拟,是元宇宙的存在模式,她正在解决如何将人的各种身份、现实世界中的各种事物,与虚拟世界进行融合。

元宇宙最终会达到虚实相生的状态。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一开始存在边界,但两者的边界会变得越来越模糊,最终变成一个硬币的两面,相互依存。